•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 教育图库
街舞少年
发布时间:2019-11-11 10:06:22 星期一   都市快报

都市快报 记者 胡鸿

受访者供图

霜降这天,北山街与曙光路路口秋风阵阵。时针指向中午一点,杭州市西湖小学校园下课铃声响起,四年级男生王子懿正在课间排练舞蹈,背景音乐是最近非常火的一首曲子——《芒种》。一堆人影中,舞步最流畅的那位学生,就是王子懿。

子懿有礼貌地朝我打了声招呼,走向学校的多媒体教室,边走边迅速扭动起手腕,像着了魔。子懿妈妈留意到儿子的动作,微笑着说,他经常这样,走着走着自己会solo(独舞)几个动作。就像弹琴的人习惯了,会在桌子上练习敲键盘一样。

我轻声问子懿,跳舞是什么感觉?他稍作停顿说,很自由,很舒服。

瓜子脸、长睫毛,个子清瘦,帅气上镜的王子懿在街舞上有天赋,与陈伟霆同拍LEVIS广告,和罗志祥、易烊千玺、阿K等明星同台演出,与他们互为微信好友;2018年两次受邀登上央视《非常6+1》,2017年被湖南卫视选中录制《神奇的孩子》;一年奔赴各地参加舞蹈比赛,与同龄孩子竞技,包揽数不清的第一……

子懿爸爸去年考出了经纪资格证,成为儿子的经纪人,承接各种随之而来的商演、公演。

两三岁模仿迈克尔·杰克逊

简单的动作一看就能记住

十几个月大时,子懿出门一听到扬声器里传出“砰砰砰”的音乐声,就会跟着节奏全身扭动,街坊邻居见了,夸他是块跳舞的料。对舞蹈一窍不通的妈妈对此半信半疑。

“子懿两岁的时候,我带他回西安老家。农村没有网络,我下载了很多迈克尔·杰克逊的经典舞蹈视频,反复放给他看。他看的时候盯着屏幕,可以一动不动地坐一个小时。过了两天,他再手舞足蹈时,有几个动作跟视频中的如出一辙。”子懿妈妈说。

简单的动作看着看着,他就会跳了。一段时间里,妈妈专门给他看迈克尔·杰克逊的舞蹈视频。出门拎着一个小音箱,走到哪里听到哪里。儿子的舞感越来越好,人称“小迈克”。

“三岁多,我送儿子去上街舞培训班。送去时,培训班老师回绝说,你的孩子连左右也不分,没法上课。我带着央求的语气说,这孩子舞感很好。老师摇摇头,建议我们先在家里自己跳。”当时,子懿妈妈有点沮丧。

她觉得,儿子的天分不能被耽误。“我找到另一家舞蹈机构,一年时间里,他每节下课都会激情满满地给班里的同学表演舞蹈。”

四岁那年秋天,杭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在为童话剧《大肚子河马》选角。

“我特地给他准备了一件黑色翻领小皮衣,穿上身特别帅气。四分多钟的舞蹈,他自编舞步动作流畅,轻松入围。后来排练的过程中,老师发现他胆子大、灵活,站在舞台上非常自信,毫不怯场。即便年龄最小,还是将主角给了他,扮演一只河马。”

当时,爸爸有事转身离开了。“那时候爸爸不相信儿子在舞蹈上有天分,他觉得太小儿科了。到了现场,也不愿意过来看。”

妈妈跟爸爸相反,笃信儿子在舞蹈上有天分,接着给他找喜欢的老师,练喜欢的舞蹈。

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徘徊

我们在家庭和单位之间奔波

五六岁时,子懿在一场比赛中,遇到了街舞圈很有名的大师阿K,在他的指点下进入了专门的街舞机构培训。子懿的名气在圈子里越来越响。爸爸说,印象最深的是,浙江省舞蹈家协会的一位专家在比赛后找到他,留下了一句话:孩子在舞蹈上极具天分,这样的孩子不多,一定要好好培养!

子懿爸爸此时才觉悟到儿子的舞蹈天分。

天分的另一层定义是,你要成功,必须付出99%的努力。在之后的舞蹈学习中,爸爸和妈妈分工明确,一个带他比赛,一个陪他上课。

位于学校附近的家不大,妈妈在墙上安了一面镜子,小小的客厅、床沿边的过道,是他平日的舞蹈房。更多时候是走到哪里练到哪里,爸爸把练习拍成一个个小视频,保存在手机里。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一看就清楚。

王子懿跳舞,最经常得到盛赞的是他丰富的表情。妈妈说,这不是天赋,是她训练出来的。“每次他在台上跳,我在台下看,看什么?就看他的表情。表情不好,我会打手势提醒他。有时看别人表演,我会问他哪个表现得更好,告诉他一定是表情丰富的那个。”

“他顽皮、淘气,动作一旦会了,就不肯重复练习。所以别的妈妈把孩子送进去了就在聊天,我是一直在门口守着、看着,把所有动作都记下来,回到家,虽然我不会跳,但我能看出他哪里做错了,可以及时帮助他纠正。”妈妈叹了口气,“再有天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子懿妈妈是一名高中老师,“我的生活除了学生,就是儿子,谁都不想少给。”2017年临近暑假,妈妈正好带高三毕业班,工作压力大,加上疲劳,突然晕倒在学校。

正是那个暑假,她撑着疲惫的身躯,带子懿飞到湖南参加街舞大师班的培训,一期十天。全国各地的街舞高手们,来到这里跟着大师,每天上八个小时的课。如果动作不到位,学生就需要加练,不停地加练。一期不够,再报一期,一连报了四期。

“一堂课20个学生,找一个他能看到我、我能看到他的位置,很难。最后我只能站着,每天站十个小时以上,腿肚子疼得发肿。不过我必须在,只要我在,我手一指、眼神一盯,他就知道要认真了。”集训结束后,大师总结评价:王子懿的表现给他的印象最深。

聊着聊着,子懿突然跑到妈妈面前,一边嘟囔着嘴,一边用一只手挠起另一只手臂的肘关节处,一块硬币大小的皮肤起了癣,正在脱皮。妈妈伸手帮他轻抚两下让他忍一忍。

子懿和妈妈是过敏体质,天气一热皮肤出汗会长癣,没有药物可用又担心抓破皮肤,所以,子懿晚上只能跟爸爸妈妈睡一张床。妈妈到了半夜不时起身为儿子挠痒,睡眠很浅,常年失眠。

说到这些,妈妈低下头,眼眶泛红,抑制不住情绪的激动,流下了眼泪,脑海中出现了无数个白天和黑夜的煎熬。我轻轻拍拍她的肩,一时间却不知如何安慰。

“以前我是个很活泼、体力很旺盛的人,健步如飞,现在爬楼梯会发喘,跑步也跑不动。老朋友看到我,说你现在怎么成这样了,快认不出来了。我是个很认真的人,对工作、对子懿,都想尽力做到最好。”

2017年冬天,强冷空气突袭杭州,子懿穿着一件单衣,在舞蹈室持续练习直至深夜。爸爸在朋友圈发送了十个练习的短视频,其中一条,配上了这段文字:“太阳在南北回归线之间徘徊,燕鸥在北冰洋南极洲间迁徙,我们在家庭和单位之间奔波。”

天赋不是谁都有的

我会帮儿子坚持到最后

现在子懿的兴趣班只有一个——街舞。

他对街舞越来越精通,妈妈成了半个专家,为儿子四处寻找街舞大师,进阶优秀舞团。妈妈戏称自己是“孟母三迁”,哪里有好的老师,就带他去哪里。“在别人的眼里,他已经很优秀了,但在我眼中,他还不够好。他是我的孩子,我很知道他的实力,他有天赋,但基础还远远不够。”

子懿现在小有名气,“商演多了,人有些浮躁”,妈妈坚持要打好基础,能拒绝的就放弃不去了。

“现在越来越觉得,上帝给每个孩子都会赋予一种能力,但是并不像某些家长所说的,要把他培养成明星。我也曾经困惑过,这不光耗费金钱、体力,还非常耗时间,最困惑的是,未来这条路该怎么走?”

10岁的子懿也有自己的想法。“他现在常跟我说,妈妈,又要做作业又要跳舞,真的好累啊,能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只要把舞跳好就可以了?我不同意,我跟子懿有一个约定,如果成绩下降了,我们就暂停街舞课。”子懿也只能尽力去达成。

街舞这一行吃的是青春饭,她跟孩子说过,“你未来最厉害可能也就是一个编舞大师,给明星编舞。这条路很难走。跳民族舞的可以考民族舞专业,跳街舞的,去考什么专业呢?”

妈妈的内心更纠结了。“圈内很多孩子成绩不好,没办法去上艺校,子懿还小,我跟他说,作业一定要完成的,即使因为表演落下了课,妈妈会给你补上。”子懿现在除了街舞,没有别的兴趣班,学习成绩保持中上。三四年级学业越来越紧张,一到周末赶场子参加演出,有时甚至一天赶两个城市,只能在火车上、汽车上,抽时间做作业。

“经过一段时间的纠结,我也想通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我的孩子有这方面的天赋,他还在上升阶段,我能帮助他做些什么。”

“未来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妈妈说,最重要的是,天赋不是谁都有的,她会帮儿子坚持到最后。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胡鸿    编辑:陈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