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 学校动态 > 中小学
想送孩子一份特殊的儿童节礼物 杭州16位爸爸组团进录音棚录了四首歌
发布时间:2020-05-26 09:12:32 星期二   都市快报

都市快报

临近六一,杭州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一年级发起了主题活动“爸爸的CD”。1B班的爸爸们,觉得自己平日里参加活动少、为孩子做得也较少,就想亲自上阵录首歌。他们感觉这样更有意义。

于是,凑了个下班后的时间,大半个班级的爸爸们组团找了家录音棚。

除了接待专业歌手、承接作曲编曲等业务,杭州的录音棚正迎来越来越多有音乐需求的普通人。像是要给孩子准备六一节礼物的爸爸们,想要展示才艺以此吸引更多粉丝的网络主播,还有为爱留念的情侣,以及看国内外各种音乐选秀节目长大,并爱在社交平台分享的00后,等等。

5月21日晚7点,我来到沈家路上的杭州互联网影视产业园。天已黑,园区里静悄悄的,鲜见人影。上三楼,电梯门一开,猝不及防,迎头撞见一个穿着蓝色POLO衫的男士,正盯着手机屏幕,嘴中念念有词;往前走两步,又遇到一位白衬衣男士,手里拿着一张A4纸,哼着曲。走进“小唱音乐”,里头就更热闹了,三五位男士各自占据一处,练歌声此起彼伏。

他们有一个共同身份:爸爸。

就在他们沉醉在各自的歌声中时,录音师召唤了,原来是他们想录的《等风雨经过》出了点小插曲,没找到合适的伴奏。这首歌是疫情期间周杰伦、方文山为前线医护打气而创作的,张学友曾在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全球抗疫线上音乐会演唱。

“你们选歌时,要先看看网上有没有伴奏。”外表粗犷的录音师武飞龙,说起话来温柔又耐心。

“我们第一次进录音棚,完全不懂……”

“只玩过K歌App,上面的歌直接消音行不行?”

“钢琴版的行不行?”

爸爸们你一嘴我一嘴,还不忘瞄一眼手中的歌词。

最终,他们改唱了张学友的另一首歌《祝福》。

人人听过很多遍,也多少会哼唱几句的老歌,当进入录音棚,戴上监听耳机、对着麦克风唱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音高了、低了,节奏快了、慢了,破音了、走调了……每个人只轮到两三句,但都要一遍遍重来,在录音师的指导下纠正发音、调整节拍,甚至来上八九遍。

一个多小时后,爸爸们走出录音棚,大松一口气。“好紧张!”其中一个爸爸喊了一句。还有一位爸爸打趣道:“我们可以签约出道了。家委会做经纪人。”

16个爸爸最终录了四首歌《我和我的祖国》《坚信爱会赢》《祝福》《龙的传人》,刻成CD后将在六一节送给自己的孩子。

00后有录歌并分享的社交需求

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

也想留个纪念

录音棚正在迎来越来越多有音乐需求的普通人。

“任何人有音乐想法都可以实现,不管是不是专业的。80岁要写原创的有,五六岁孩子想出歌的也有。”“小唱音乐”这两年在业界小有名气,负责人徐赫力老师说,走进录音棚的普通人,年龄段很广。

而给音乐人、小唱音乐的录音师吴烨希留下深刻印象的,大多是些年长的客人,有的由子女陪同,有的则是自己上门,“他们就想录点东西,留个纪念。去年就有一群七八十岁的爷爷奶奶来录器乐,钢琴、贝斯、提琴等都上场了。”

在型音才华无限公司的声乐教研老师沈敏杰看来,音乐自媒体时代,人人可以在各种平台上发布自己的歌曲,录音棚只是个工具,可以为任何人服务。他接触更多的可能是些年轻人,“90后到00后居多。”他们看各种国内外音乐选秀节目长大,喜欢音乐,也有录完一首歌发朋友圈、上传抖音等平台的社交需求。

正当红的各种网络直播,同样丰富了录音棚的客群。

“杭州的网络直播这块一直走在前面,主播数量也多。”型音职业经理人李知政说,上周,型音就接待了一个做主播的女孩,“没有经过声乐培训,之前自己在直播间随便唱唱。我们给她提供了40分钟的一节免费体验课,还让她在录音棚录制了首梁静茹的《夜夜夜夜》。尝到个中乐趣的她,打算继续学习。”

非专业的人进录音棚,婚礼现场的需求占了比较大的一部分。一些新郎新娘怕现场演唱出意外,就会提前录好歌曲。为了年会来录歌,也是一种需求,小职员、大老板都有。疫情期间,录音棚里还多了一些前来录制抗疫歌曲的杭州人。

录一首歌,有人想细细打磨,可能会花上一整天,而有人一两小时就能搞定;有的人必须光着脚唱,有的站着唱不出来喜欢坐着唱,有的非得一唱到底中途不能叫停,还有的想要更小的密闭空间,会用泡沫等材料在周遭围一圈,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点开大众点评App,搜索关键词“录音棚”,显示杭州目前有75家相关机构(仅指被这款App收录的)。根据当下的各种需求,各家提供的服务已经相当细分化,除了单曲录制,还有抖音快手等短视频音乐、个人推广MV、网红同款等录制项目,一部分还提供一条龙声乐培训。价格方面,以进棚录制单曲为例,多以小时计费,主流价格为1小时三四百元。

头一回进棚

会觉得自己的声音很难听?

“第一次进录音棚是什么感觉?”

不止一次看到类似的网友提问。而另一些网友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曾经以为自己是K歌之王、浴室巨星,直到第一次走进录音棚,才发现其实很一般,甚至有点难听。”

真的是这样吗?

事实告诉我,网友的说法也不一定都对。戴上监听耳机后,我可以实时听到伴奏,以及返送的自己的声音,但不是干音(没经过任何后期处理的原始人声录音),而是加了混响。因此,听起来虽然跟平日里说话声略有不同,但不至于难听。

现在的录音棚,还会直接放原声让你跟着唱(16个爸爸录歌时就是放着原声),这更是降低了演唱的难度。

比日常K歌稍难的地方,可能在于节拍的把握。在KTV和使用K歌软件时,歌词实时滚动,你可以知道该唱哪儿了。而在录音棚,摆在面前的通常只有一张A4纸。加上身处一个密闭、隔音的空间,人可能会更紧张。

此外,“手机上的K歌软件,混响会特别大,把你的声音缺点都掩盖了。而录音棚现场收声,更清晰,要的就是声音的更多细节。也因此,声音上的一些缺点更容易暴露。”吴烨希解释。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记者 童蔚 文/摄    编辑:陈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