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 教育聚焦
教育部要求一所高校一家书店,怎么开?谁来买?
发布时间:2019-08-09 09:20:44 星期五   钱江晚报

教育部要求各高校至少有一家实体书店,没有的也要尽快补建

钱报记者采访发现,我省一大半高校都没有

钱江晚报(记者 王湛 陈素萍通讯员 李荣炜 刘苏蒙)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要求各高校应至少有一所图书经营品种、规模与本校特点相适应的校园实体书店,没有的应尽快补建。

一所高校一家书店,看上去不多,但浙江省这么多高校有多少是做到的?在网络购书、数字阅读风靡的当下,校园实体书店的出路在哪里?在学校图书馆就能免费借阅,还有多少学生愿意走进书店买书?

钱江晚报记者走访了包括浙大在内的众多高校,结果是意料之中的,据不完全统计,省内一大半学校都已经没有了实体书店。

思考一:问题在哪里

单向空间、言又几、西西弗、钟书阁……近年来,“综合性书店”已成了一二线城市商业地产的标配,然而,实体书店的“复兴”似乎并未带动高校书店的“回潮”,反倒是因为“倒闭潮”屡屡成为关注的热点。

北大的汉学书店、博雅书店、野草书店纷纷搬离;复旦大学周边的庆云书店等停业休息;北京师范大学东门的盛世情、武汉大学南三门的豆瓣书店,都因为房租上涨、租约难续陷入窘境;浙江省内的高校,据不完全统计,至少一大半已经没有实体书店。

有业内人士分析,十多年来中国高校如火如荼的新校区热,或许成为了高校书店濒临灭绝的重要原因。一方面,新校区师生的迁移会切断原来的文化生态,另一方面,很少有投资者愿意随新校区到相对比较偏僻的地方开拓,并且忍受每年三个月毫无人流的经营。

而记者在高校采访时发现,大学生们大多主要是从图书馆借书,或者网上购书,很少会去实体书店买书。此外,进入大学后更多的是看电子书。有同学甚至反问记者:“有了图书馆,还需要实体书店吗?”

晓风书屋的老板姜爱军觉得,大学图书馆是为大众服务的,大学书店是为小众服务的。

“书店的空间营销很重要,成为写书人与读书人之间的纽带。当一种技术给予我们一定方便的时候,它一定剥夺了一种直接意义上的生活。书店是提供直接意义的场所。”浙江工商大学网络新媒体(编辑出版)系主任沈珉说。

因为教育部这个政策的出炉,省内不少高校已经在行动。比如,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开会讨论了相关事宜,将统筹推进高校书店建设这件事。目前校内没有书店的中国计量大学、浙江传媒学院、浙江科技学院、浙江外国语学院等高校,也表示将在暑假后进行商讨。

思考二:出路在哪里

那校园实体书店该如何找寻出路?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助理葛玉丹以华东师范大学涵芬楼书店为例,“考试周的时候,书店实行24小时营业,并且提供远低于平时价格的优惠套餐作宵夜。”

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店负责人律蕴哲认为,每一所学校的学生都应该能在高校书店里找到与学科相对应的书籍。“同时,我们这几家书店也负责学校的教材供应。能够支撑高校书店办下去的原因之一就是保障学校的教材供应。如果单纯销售文学类书籍,或者单纯做零售,高校书店肯定没有任何机会。”

姜爱军的看法是,未来的校园书店应该在立足于学术特色的基础上,融合咖啡+讲座+读书等,因为书店是互动交流的地方,是一个学习的公共平台,要有足够丰富的可能性才能不断地发展下去,要探索复合经营业态,“大学可以成为一座城市的景点,那么高校书店以“大学”为主题,可以将周边产品的开发作为一项创意项目。”

这点杭师大图书馆文献服务部主任张凤鸣也很赞同,她认为,书店不再等于“书空间”,高校书店可以连同其他校内资源平台,比如图书馆、出版社、后勤服务集团等,构建一个服务的闭环,并和学生社团、老师课堂、高校学术交流活动等进行链接,通过为师生的文化服务反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国内目前也有一些高校书店的运营模式值得参考。2013年,上海鹿鸣书店原本的店面即将到期,面临关门的风险。此时,复旦大学伸出援手,提出校方免收房租、书店独立运营,收入按照合同分账的经营方式。

出版社办高校书店在近年来也有一些案例。2016年广西师大出版社与高校合开的第一家独秀书房落地广西省的玉林师范学院,截至2019年7月,独秀书房已建成11家。独秀书房作为“大学出版社+高校”推动校内书店发展的尝试,还在继续推广下去。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王湛 陈素萍通讯员 李荣炜 刘苏蒙    编辑:陈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