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中国的教育 怎样才能培养出真正被需要的人才?杨福家:发现孩子的火种,点燃它
发布时间:2019-06-24 09:36:03 星期一   钱江晚报

钱江晚报记者 梁建伟 通讯员 戴欣怡

杨福家有着丰富多彩的人生,他1991年当选世界科学院院士,接着执掌复旦大学6年,之后担任英国诺丁汉大学校长长达12年。英国高等教育这么多年来,他是任期最长的一位大学校长,这个纪录至今未破。之后,他为宁波牵线创办宁波诺丁汉大学,并担任该校校长。

这样一位享誉世界的教育家,对当下中国教育和人才培养,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

“中国基础教育全世界领先

还培训个啥?”

家长们喊着“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课外培训班愈演愈烈,家长陪孩子写作业甚至急得脑梗进了急诊室……这种种现象让很多人惊呼:中国的教育出问题了!

对此,杨福家的态度很鲜明:“现在中国的基础教育很不错的,还培训个啥?”

“我相信,中国的教育正在逐步改进中。”他举例说,自己曾在上课时间走进宁波诺丁汉大学的一间教室,发现教授只用15分钟来授课,剩下的时间用来鼓励学生提问题和互动交流,甚至蹲下身子为学生解答问题。

“现在大家都意识到,学问学问,重点在问,我们也越来越重视鼓励学生提问,靠自己寻找想要了解的知识和问题。”

杨福家认为,中国的基础教育在全世界都是领先的,家长还要给孩子报那么多培训班,这对孩子的成长肯定是不利的。

“发现孩子的火种,点燃它”

在很多场合,杨福家不止一次地跟大家分享这些教育名言:“学生的头脑不是一个用来填充知识的容器,而是一个待点燃的火种”;“导师对学生不断喷火,直到把学生头脑里的火苗点燃。”

这位充满智慧的长者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不在于分数,而在于发现“火种”在哪里,“如果点燃了这个‘火种’,他/她的人生就会腾飞起来!”

他多次指出:“每个人的火种是不一样的,需要靠同学的力量、靠家长的力量、靠教师的力量一起把不同的火苗点燃”。

他跟钱报记者说了一个亲戚家孩子的成长经历:

“那个孩子成绩非常好,可以上哈佛。但是提出来要去学厨艺,到厨师学校去上学。按照我们中国人的思维,肯定会认为这怎么可以呢?但是我亲戚很开明,她提出去那所厨师学校看看,看了之后马上就同意了。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工作了,在一家知名酒店从事艺术蛋糕的雕刻工作,非常棒!”

他又举了个例子:早年复旦大学有个学生,他的爱好是磨玻璃,他的导师很好,看到了这个“火种”,安排这名学生去玻璃工厂实习。后来,学生毕业后到天文台工作,专门研究天文望远镜。

“这是他们的火种。”杨福家说,“作为年轻的家长,要学会观察,看看孩子的兴趣点到底在哪里。”在杨福家看来,成绩不是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要帮助孩子找到自己的火种在哪里,要选择最适合孩子的那一个。

“要为孩子营造多元化的发展氛围”

谈到人才培养,杨福家认为,如果一个孩子的天赋决定在取得博士学位后才能获得更多展现才能的机会,那就要努力去读博士。反之,如果孩子不需要很高学历,就可以早点进入社会,尽早展现自己的才华,社会也不应该过于看重学历,而是要为这样的孩子营造多元化发展的氛围。

所以,杨福家反对盲目建大楼,认为这是一种浮躁的表现。

杨福家说:“一流大学不在大楼,不在发展速度,而在培养出来的学生的水平。”他强调,在世界一流大学里,本科教育始终都是第一位的,科学研究则在其次;大学要办好,教师的首要任务是育人,教师要与学生之间亲密无间,要重视课堂交流。

“当年我在复旦被破格提为教授时,苏步青老校长就提醒我:你是教授,该去上课!”杨福家说。

学生的“火种”又该怎样发现呢?杨福家希望所有大学都重视第二课堂,给学生实践的机会。“当有人问耶鲁大学校长,为何能产生那么多美国总统时,他回答说:我们学校有250个社团,也就有250名小的领袖,这些小领袖以后都有机会成为大的领袖。这样的回答,值得我们思考。”

杭州的学校

正在进行的素质教育

如何开展资优生培养计划,我们身边也有实验样本。杭州锦绣·育才教育集团成立了教学创新研究中心,内设科学实验中心、数学研究中心,中心由分别毕业于清华、北大的两名博士负责,研发系列课程。这个创新中心称得上“全国少有,浙江仅有,育才特有”。

储鹏翔就是这个创新研究中心的负责人之一,今年刚从北大博士毕业。

在储鹏翔看来,在学生时代培养一个人的学科核心素养尤其重要。“学校在培养学生时,除了教授基础知识,还要关注学生解决问题、自主学习的能力。”

这一点,他感触非常深。储鹏翔说,在北大读书时,他在实验室里待了8年,深知现在的学生缺少什么。“我带本科生做实验时,明显感觉他们的动手能力几乎为0,告诉他们怎么做都学不会。”储鹏翔说,平时上课,学生也大多浮于课本,考试时遇到探究性的题目就觉得难,实验动手能力差。现在初中的化学实验,基本上都是告诉学生怎么去做,死记硬背,这样无法培养学生的实验能力,更无法培养学生的科学素养。

储鹏翔举例:“初中生学习不够灵活,为了应付中考,花大量时间在记背和做题上,进入高中就不适用了;好的高中生又缺老师手把手带,中学阶段又以考试为主;到了大学,最看重学生的问题解决能力,但之前没有经过这方面训练,这项能力几乎为0。”

在中学阶段就应该对学生进行解决问题能力的培养,具备这种科学素养的学生,今后即使不从事科学研究,也能在其他方面走得更远。

“科学素养是当前考试考不出来的一种能力,但对学生今后成长至关重要。”储鹏翔说,他现在开发的课程主要以实验为重点,实验前什么都不告诉学生,让他们自己去探索,“比如铁生锈,成分一定是三氧化二铁吗?不同环境下结果是一样的吗?我会让学生自己去做实验,自己去发现。”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记者 梁建伟 通讯员 戴欣怡    编辑:陈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