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作热线: 0571-85094998
  • 合作邮箱: 57091393@qq.com
您当前的位置 教育频道
你家孩子性教育有缺失吗?别再跟孩子谈性色变
发布时间:2019-05-15 07:25:00 星期三   青年时报

调查显示,多数学生上网“自学”性知识,一个高中班38名学生中,至少35人看过和“性”有关的小说或视频 

青年时报(主任记者 骆阳 记者 黄成宇)

2018年

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8岁以下)案例317起,受害儿童超过750人(表述为多人受害但没写具体人数的按3人计算)。

2013年至2017年媒体每年公开报道的14岁以下儿童被性侵案例分别是125起、503起、340起、433起、378起。

根据国际惯例预计,每一次曝光的儿童性侵背后,起码还有7起未得到曝光的案件。

在2018年的750名受害人中,14岁以下的比例为80%,年龄最小的为3岁。

细分年龄段来看,7岁(不含)以下占比21.33%,7岁~12岁(不含)占比26.80%,12岁~14岁(不含)占比31.87%,14岁~18岁(不含)占比10.40%,另有9.60%的受害人表述为“未成年人”或“儿童”。

被性侵孩子中,7岁~14岁占比58.67%,说明了儿童自我保护基本知识、防范意识和能力并未随年龄同步增长,步入青春期的孩子同样迫切需要加强防范教育。

数据来源: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


近日,台湾歌手魏如萱在某社交平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自曝小学时曾遭大楼管理员袭胸,引发了“粉丝”的热烈讨论。

这不是个例。由于对性知识的不了解,自身防护不到位,青少年遭遇猥亵甚至性侵的事情时有发生。采访中,杭州一名护士告诉记者,一名16岁的女孩约半年内流产了3次;一名性教育志愿者说,她做讲座的过程中发现,有的女孩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遭遇了性侵……

“中国99%的成人都是性盲”,性学教授彭晓辉说。他所谓的“性盲”,就是没有在学校系统学习过性学知识的人。他认为,许多悲剧就是“性盲”造成的。

性教育,在如今的社会已不是说不说的事,而是不得不说的事,专家表示,性教育应该从小开始。那么,现今杭州青少年的性教育情况如何,时报记者近日进行了调查。

性教育缺失,16岁女孩约半年内堕胎三次

在青少年中,由于性教育的缺乏,对性知识的不了解,自身防护不到位,遭遇猥亵(性侵)且造成一定后果的事情时有发生。

邓月月,是杭州市妇产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在她的印象中,仅去年她就接诊了三四例未成年人怀孕的情况。邓月月说,之前她接诊的一个案例,17岁的女儿和母亲一起来的医院,说肚子痛,检查后发现,这个孩子腹中已经有了一个新生命,而且即将出生了。

“当时她母亲一脸不可思议,还说我们检查有问题,当我们把婴儿从产房抱出来给她看时,她傻眼了。”邓月月说,造成这样的情况,性教育的缺乏是其中一点。

浙江省青春医院护士李双双透露,一位同行告诉她,有一个16岁的女孩在约半年内去他们医院堕了三次胎……

造成这种情况发生的,不知情的有,知情且淡定的也有。“我之前遇到过有一个高职学生怀孕的,陪她来医院的是3个同班女生,她们都知道要流产,而且通知了父母过来签字。”邓月月说,这样也属于缺乏性知识,她们根本不知道这样一次流产,会给她们终身带来多少伤害。

萧山区检察院也遇到过这样一起案件。2017年,一名男子带着一个女童到杭州一家大医院就诊,女童下身血流不止。男子自称是孩子父亲,女童玩耍时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在此之前的几个小时,他们先后去了杭州两家民营医院,因无法手术而转院。在对女童检查后,杭州这家大医院的医生怀疑女童的伤系性侵所致,当即报警。这名性侵女童长达一年之久的男子终落法网。

前些天,在杭州天成教育集团开展的一堂家长课堂上,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检察院介绍了一起案例。16岁女孩小美是一名网络女主播,后经人介绍到一个名为“美少女”的平台做直播,并经介绍人的唆使和引诱,拍摄和上传淫秽视频。此后,通过网罗平台的观众组建了一个专门分享此类视频的QQ群,通过收费下载观看,群内人员达100余人,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这不仅是因为她的法律意识淡薄,性教育缺失也是很大一方面。”江干区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说。

学校?家庭?青少年的性教育该由谁来开展

性教育缺失并非现在才有。“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啊?”时隔数十年,再问这个问题,答案并没有“新”到哪儿去。

“我从哪儿来”这个问题

不少家长拒绝让孩子回答

性教育缺失,并非现在才有。“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啊?”很多人小时候都会问这个问题,而爸爸妈妈总是含糊地回答“从垃圾箱里捡来的”“别人家里领来的”。时隔数十年,再问这个问题,答案并没有“新”到哪儿去。

“我是妈妈肚子里生出来的。”在下城区一所培训机构门口,读三年级的张同学回答了记者关于他“来源”的提问,而在此之前,已经有4名小朋友回答“不知道”,或家长拒绝让孩子回答这个问题。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这个问题遭到了很多家长的质疑,即使记者先行和家长沟通,得到的往往也是一种质疑的眼神。

记者向41个小朋友提出问题,只有27个做出了回答。

有家长试着上网查询当“老师”

“但不知道教得对不对”

“出生的秘密”就像是灵魂拷问,那么基本的生理卫生常识孩子们知道得多吗?一名五年级的女生家长说,孩子的初次月经常识就是她来讲的,她提出疑问:那么男女差别,再往后的性教育也要自己来讲吗?

记者也设计了诸如“首次遗精或首次月经是否有心理准备”“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吗”“面对异性的性骚扰,你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吗”“如何看待朦胧的恋情”等问题,分别向小学生、初中生提问,但大多学生都笑笑跑开,只有极个别会回答,但答案差强人意。

“我和他爸爸之前也讨论过这个话题。孩子还小,要不要有性教育是一方面,怎么教才是关键。”张同学的妈妈说,她和其他同学的家长讨论过这个问题,年轻一点的家长在日常生活中会给孩子讲一些,长辈带孩子的时候是不会讨论性话题的。此外,她还询问了孩子的老师,得到的答复却是让她自己去网上看其他家长发的经验帖子,“我还真的是用了网上的一些回答,但我也不知道教得对不对。”

从事医药行业的黄女士,每天会接触各种药品,当然也包括避孕套、验孕棒等东西,但在谈到儿子的性教育时,她却这样说,“这方面的内容还是由学校老师来讲比较合适,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又怕他会误解,思想上变得早熟,起了反作用。”

学校谈及青少年性教育有些敏感

会在高年级段开展青春期教育课

家长不会教,那么学校呢?记者联系了近十所小学,但一提到青少年性教育这个话题,不少学校都有些敏感。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杭州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性教育教材,大部分学校也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

“我们学校目前没有统一的相关教材,但有一门课程叫做‘健康成长’,针对的是高年级小学生,里面涵盖了部分性教育,融合在青春期教育中。”文澜实验学校副校长戚红丹介绍,很多学校会在高年级段设置青春期教育的讲座,会请医生家长来年级集中上课,不过男女生是分别上课的,一般只讲生理卫生方面的内容,其他方面的教育则由老师进行。

同样的,在育才外国语学校,每个学期都会开展一堂类似的青春期教育课,请外面的老师授课,讲述较为粗浅的青春期的一些变化。“我们到六年级会对孩子强化两性的概念,然后请家长也来上课,让他们在家里教孩子一些知识。”学校心理健康站站长于李丽介绍,除了这样的大课,学校也有心理健康课及道德与法治课会涉猎到部分青少年性教育,由班主任来讲。

“无法确定尺度,也不够专业”

大多学校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

“之所以没有专门的性教育教材,是因为很难编纂。我们无法确定尺度,也不够专业,我们也在讨论中高年级学生是否需要一本专业的教材。”于李丽说。

“对我们校方来说,高年级可以适当进行性教育。国家层面虽然提出要进行青春期教育,但不是指小学阶段,小学低段应该更加侧重于生命教育。”戚红丹解释。

戚红丹同时表示:“老师来授课可能在专业性上有一定的优势,但没办法照顾到每一个个体。小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还是父母更了解孩子一些,在不同的场景都可以灌输给孩子相关知识。”戚红丹还表示,性教育不仅需要家庭和学校,也需要社会公益机构共同努力。

38名学生中至少35人

看过和“性”有关的小说或视频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现实中各方对青少年的性教育却始终“薄弱”,孩子的性知识多是从网上“自学”来的,也因此带来重重问题。

“老师课上讲的我都知道一些,但没那么专业,很多词汇什么的我都第一次听到,后来我还上网百度了一下,知道了不少‘秘密’。”某小学六年级的章同学“大方”地和记者分享自己的感受。他说,不理解什么是性教育,但知道青春期的一些知识,例如男孩子长胡须、有喉结,女孩子某些部位会变大等。但即使章同学很“大方”,也不愿意将某些词汇说出口,“那不好意思说,被我老妈知道会骂的。”

像章同学这样的情况有很多,不少小学生、初中生面对记者关于“你知道避孕的方法吗”“你如何看待朦胧的恋情”等问题,都说“知道”,因为“网上说……”

记者问询的一个高中班级里,38名学生,至少35个,不管是男生、女生,害羞的、开朗的,都表示看过和“性”有关的小说或视频。“我们班的情况绝不是偶然,其实现在的高中生大部分至少是理论上的‘老司机’了。”一名高中老师说。

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洪吉智表示,“现今社会是信息高速流通的时代,孩子从家长、学校处得不到想知道的性知识,就会通过不同渠道去了解,比如黄色网站、小说、电影、杂志等。”

记者打开网站,以“青春期”“性”等为关键字检索,得到的图片或文字大多露骨、充满挑逗性,通过这些途径获取的性知识科不科学有待商榷,“有可能就会导致孩子走入性方面的误区,产生很多不可预料的后果。”洪吉智说。

都知道性教育的重要性,但在学校中,性教育却始终处于“薄弱地位”,甚至被忽略不计,孩子的性知识多是“自学”的,通过这种“偏暗”的方式接受的性教育,自然不会真正“成才”,因此问题重重。

性教育不仅是对学生,也要对家长

很多专家认为,性教育应当从0岁开始,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可讲述不同层次的知识,循序渐进,形成一个系统的教育流程。

2017年发布的《中国儿童青少年健康状况白皮书》中显示,在中国4.5亿儿童青少年当中,累计超过20%存在性早熟、性发育延迟、性功能失调或低下、生育能力下降等问题。专家认为这个和性教育的缺乏存在联系,很多孩子不知道自己身体变化的异状,很多家长也无法辨别孩子的身体变化是否正常。

在中国医师协会青春期健康与医学专业委员会和医师报2017年联合发起的66619份“中国儿童青少年健康状况社会深度调查”中,84.09%的家长关心和特别关心孩子的身心变化,但每半年至一年在专业医院做一次身心健康体检者仅占23.57%,在医院监测性发育的仅占14.63%。不知道男孩睾丸发育大小的家长占69.81%,男孩性早熟+性发育延迟超过12.34%;不知道女孩是否乳房发育的家长占29.59%,女孩性早熟+性发育延迟超过24.82%。超过35.39%的孩子情绪不稳定、超过32.98%的孩子有异常行为问题;不知道孩子是否有行为问题的占54.42%。

为此,很多人将矛头指向了学校,或者说将性教育的重担放在了学校身上,认为学校应该开展性教育,不仅对学生,也要对家长。

青春期男女生最想了解的方面

70.67%的女生和57.81%的男生表示最渴望了解青春期心理发展知识(平均为64.24%)

其他依次为异性交往的礼仪和方法(49.88%)、性生理知识(42.26%)、性对人生的意义(29.75%)、什么是爱情(27.42%)、处理性欲的知识和方法(20.15%)、人类的性与动物性的不同(16.09%)、性交知识(14.93%)、性病知识(14.93%)、避孕知识(10.99%)。

在上述10个方面的数据中,男生表示认同的比例除第一项低于女生外,其余9项均高于女生。以避孕知识为例,男生表示想知道的为12.39%,而女生仅为9.58%。对性交知识上的反差更为显著,只有9.36%的女生想知道,男生则高达20.50%。

来源:青年时报    作者:主任记者 骆阳 记者 黄成宇    编辑:陈笛